至誠路生日蛋糕 中國知名爆破專家魏在鑫被迫害致死 妻告

法輪功 , 訴江案 , 控告江澤民 【大紀元2015年09月02日訊】「身上的傷口流膿流血不讓清理,等到衣服和傷口的結痂全黏在一起時,牢頭指使其他犯人上去突然用力把衣服揭開或將短褲扯下來,衣服、結痂、嫩肉和血一起被從傷口上撕下來,隨後聽到的就是一聲淒厲的慘叫,鮮血順著腿流到地上,在押刑事犯看著在痛苦中掙扎的魏在鑫發出陣陣狂笑……」

據明慧網報導,中國知名爆破專家、原遼寧省撫順市科技進修學院高級工程師,法輪功學員魏在鑫,於2002年11月15日被撫順市第二看守所迫害致死,時年62歲。魏在鑫生前遭受毆打、酷刑、藥物迫害,以及極端下流的人格侮辱。魏在鑫的妻子、現年76歲的李富雲女士於2015年8月17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的丈夫被迫害致死。李富雲女士要求最高檢察院追究江澤民的刑事罪責,將其繩之以法。知情人透露,在魏老臨走前,受盡折磨的他比入獄前幾乎老了二十歲,全身浮腫,膿瘡片片。既不能站,也不能坐,更不能躺。痛苦每分鐘都在煎熬著這位對法輪功堅信的老人。講到不配合中共逼迫魏在鑫放棄修煉的邪惡手段、講到不背叛信仰,老人滿面堅毅與正氣,而談到在牢中的非人折磨,老人痛苦不止、羞憤難當,只說幾句,便難以為繼。生前,魏在鑫省吃儉用,將自己畢生的積蓄用於弘揚法輪功「真、善、忍」,講清無辜受迫害的真相,市610辦公室(非法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曾問他:「你怎麼這麼傻,把數萬元送給不認識的人?」魏老說:「我不傻,因為你還不知道法輪功真相。如果有法輪功學員需要錢做真相資料,我還會給,我要讓你們都知道《轉法輪》,知道法輪功好,了解真相。」魏在鑫在當地德高望重,其含冤而死的消息引起震動,無論是幹部還是群眾對江氏流氓集團將一個精力充沛、身體健康的優秀爆破專家迫害致死感到恐懼與悲哀。就連曾經參與過迫害的撫順市順城區將軍街道的人聽到此消息也流下眼淚,而魏老鮮為人知的獄中遭遇更是令人慘不忍睹,悲憤不已。以下是李富雲女士敘述遭迫害事實:我是李富雲,今年76歲,撫順市華豐化工廠職工醫院退休職工,退休前職稱是主管檢驗師。我丈夫魏在鑫,生於1940年2月29日,1964年東北工學院畢業(現在的東北大學)。生前在撫順市科技進修學院工作,被譽為中國的爆破專家,主持過多次大型高難度爆破項目,職稱:高級工程師。

爆破專家魏在鑫。(明慧網)
我在修煉法輪功之前,由於工作勞累,身體出現嚴重貧血,臉蠟黃,全身無力,每天下班回家,先躺一小時,才能起來做晚飯,在醫院工作忙碌中,兩次失去控制暈倒了,我向醫院申請病退,提前2年於53歲那年病退了。1997年5月,朋友送給我丈夫魏在鑫一本《轉法輪》,他一夜看完整本書,興奮地說:「這是一本天書,講的是宇宙的法理,這位作者是個高人,太了不起了。」第二天,丈夫去書店請來了許多本《轉法輪》書送給了親朋和本單位要好的同事每人一本。我和丈夫找到了學法小組,開始走上修煉法輪大法之路。很快我的病就不翼而飛了。丈夫身患的多種疾病也全都消失了,他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感受,全身心投入工作中,脾氣也改好了,以前遇事先講別人的錯,學大法後,遇事他先看自己哪做錯了。我們心中無比感激師父慈悲救度之恩。1999年7月,江澤民一手挑起了對修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運動。我丈夫魏在鑫兩次上北京上訪,兩次被關押、判刑,被折磨得皮包骨、大小便失禁,最終被迫害致各種臟器損傷致死。給我和家人精神上帶來極大痛苦。

魏在鑫被迫害致死經過:

2000年,魏在鑫上北京上訪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被關進北京團河看守所。家人去探視時看到,魏在鑫原來體重180多斤的身體被酷刑折磨的僅剩皮包骨,已經脫像了,當時家人都沒認出他來。探視時一個不知姓名管事模樣的人叫家人買一打短褲(10個),買一雙45碼的布鞋。說他大小便失禁,腳腫得不能穿鞋,拖拉著二隻撿來的破拖鞋。那天探視時間沒有結束,魏在鑫就因體力不支頭昏挺不住而要倒下,二個警察把他架走了。5月被劫持到北京團河勞動教養院,被判勞教1年半。2001年7月份,家人為了便於探視,多方求人把魏在鑫轉回撫順武家堡教養院,過程中一切費用全是自己家拿錢。兩名去北京接魏在鑫的警察其中一名叫武愛東,另一名不知姓名,來回乘軟臥火車、住賓館、吃飯、喝酒、吸高級煙、打出租車,一切費用都叫我家出錢,三天花了1萬多元才將魏在鑫接回撫順。魏在鑫到武家堡教養院前在醫院體檢,檢查結果是患有嚴重的糖尿病和心臟病,保外就醫被放回家。2002年2月11日,魏在鑫去朋友家,被遼寧省撫順市公安局一處及糧棧街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晚4個警察輪番的對魏在鑫刑訊逼供,魏在鑫的耳朵被打聾,兜裡300元被警察搶走了。魏在鑫遭受一夜的折磨後被劫持到武家堡教養院「嚴管」班。

魏在鑫被折磨後在醫院的照片。(明慧網)

往魏在鑫身上撒尿 嘴裡射污濁精液

2002年6月,魏在鑫被將軍派出所的警察送到撫順市第二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將軍地區)等待判刑。在看守所被關押期間,在看守所警察的授意下,在押刑事犯對魏在鑫進行了各種殘酷迫害,致使魏在鑫全身長滿了疥瘡,身上的傷口流膿流血。晚上睡覺時叫他在廁所邊,犯人跨來跨去的;有的犯人往身上射彈弓子;有的往魏在鑫身上撒尿,更有喪失人性的惡人,在老魏昏迷張著嘴時,往他嘴裡射污濁精液。這期間魏在鑫遭受到極大的侮辱和身心傷害。看守所的牢頭犯人強占著家人給魏在鑫存的錢,自己買餃子吃。

「披麻戴孝」的酷刑

這期間,魏在鑫還遭受了慘絕人寰的「披麻戴孝」的酷刑迫害——身上的傷口流膿流血不讓清理,等到衣服和傷口的結痂全黏在一起時,牢頭指使其他犯人上去突然用力把衣服揭開或將短褲扯下來,衣服、結痂、嫩肉和血一起被從傷口上撕下來,隨後聽到的就是一聲淒厲的慘叫,鮮血順著腿流到地上,在押刑事犯看著在痛苦中掙扎的魏在鑫發出陣陣狂笑,他們以此酷刑迫害魏在鑫來取樂,然後再把他的短褲提上來,等短褲和傷口的結痂再黏在一起,就又一次猛的扯下來,血又流一地。這一切都是警察背後慫恿,聽到魏在鑫的慘叫也不管。

睪丸被踢打得像大葫蘆 尿道口全埋進去

2002年7月18日晚上5點,將軍派出警察所給我家打電話說,找魏在鑫兒子魏同輝,魏同輝接電話後警察說:「你父親病重,趕快到派出所來一趟。」第二天7月19日,魏同輝和所長一起去了看守所,見到了被關押的魏在鑫,當時見到的簡直是慘不忍睹,魏在鑫全身瘡痕,多處傷口流血流膿,兩腿腫的又粗又大,睪丸被踢打得像大葫蘆,中間是個大洞,尿道口全埋進去了,殘酷迫害致使魏在鑫行走困難,全身浮腫,大小便困難,不能躺,不能坐。體檢查出魏在鑫嚴重糖尿病和腎炎,警察要送魏在鑫到監管醫院,魏在鑫說死也不去,怕再被打破壞神經的不明藥物。

警察頭目劉欣勒索被害人家屬錢財

家人要求到撫順市大醫院檢查、治病,看守所警察向市政法委、區政法委請示,音信全無,全去旅遊了。家人心急,到處找撫順市相關負責人要求放人、救人,找不到負責人,魏在鑫生死難測。五天後躺在木板上的巍在鑫已奄奄一息,連那些刑事犯也都過來看看都說,這老頭完了,要死了。一直等到2002年7月23日下午2點,撫順市政法委和「610」才同意上醫院。警察用大黑板抬著魏在鑫去了撫順中心醫院去搶救,期間每天到晚間5點才通知家人可以去看護。醫院護士量體溫,體溫計都到頂了,病誌寫43度,魏在鑫全身插了好幾個管子、呼吸機、導尿管、打點滴,全身傷口流血、流膿,被辱黏上許多膿血,護士說洗衣房怕污染不能洗,送焚燒爐燒掉了,又叫家人交200至誠路生日蛋糕元。2002年7月25日,魏在鑫醒過來,堅決要回家,醫生不同意,住兩天院交3000多元,每天在醫院監查的警察頭目劉欣(現在已升遷,調到東洲區政委)叫我家交1萬元錢才讓回家。我兒子說:1999年市委下令,停發父親工資,沒有錢。最後劉欣說必須交7000元才讓回家,家人給了劉欣7000元。他把錢揣兜裡了,沒出任何收據。交完錢,魏在鑫才被放回家,但每天建基新屯生日蛋糕派出一名警察來我家監察。2002年8月14日下午,順城區檢察院的檢察官叫隋薇和司機劉斌,由將軍派出所姓劉的警察來核實,問魏在鑫出資買二台印刷機印大法資料的事情。2002年11月15日,魏在鑫因被警察折磨得傷勢過重,醫治無效而含冤離開人世。#責任編輯:高靜

春埔生日蛋糕